您现在的位置:哪个棋牌游戏安全 > 教育科研 > 课改前沿 > 正文内容

记者日记:逆行武汉,到“风暴中心”去!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4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入港道路全部封闭后的天河机场到达口。 人民网记者崔东摄落地,开机。

  
 

   师友们的叮嘱以及关于武汉的各种消息一下子涌进来,手机震得像是抽了疯。

  
 

   来不及一一感谢和答复,我们要尽快前往驻地。 对比首都机场T3航站楼的热闹,天河机场可以用“荒凉”来形容。

  
 

   偌大的机场里,仅有与我们同机出港的几名乘客和机场的工作人员。

  
 

   我们上前询问一位工作人员近期的航班情况,“目前还没接到通知,不过明天应该没有进港航班了。

  
 

   ”那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 目前,官方的离港交通工具仅有机场大巴,且只有民航小区与汉口火车站两个停站点。 机场到达口集聚着十余人,后来我们知道,他们都是“拉活儿”的,而有几人甚至未配戴口罩。

  
 

   “不要等大巴了,车子进不来的,跟我走吧!”他们当中的一个人走过来跟我们攀谈。 我们困惑他们是如何进来的,而对方不无“骄傲”地说:“我们是本地的,知道小路。

  
 

   ”抵达宾馆后,前台工作人员给我们测量了体温。

  
 

   ℃,这表示今天的我们还是健康的。

  
 

   我们询问宾馆的入住率,“不高,没几个人住。 ”宾馆的工作人员回答,“每天有早餐供应,门口的饭馆已经都关门了。

  
 

   ”我与同事心有灵犀地看了对方一眼,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担心:我们希望大家重视甚至适当紧张起来,但又不希望产生任何恐慌,但我们也深知,紧张和恐慌之间的界限本就模糊。 临别前,我俩约好:在武汉期间,尤其是外出工作,口罩要时刻戴着,全程都不能看到对方的全脸。

  
 

   随后,我们入住到不同的房间。 1月的武汉,用一场小雨迎接了两位来自北京的“不速之客”。

  
 

   从落地那一刻起,我们的人,与武汉同在。

  
 

   从落地那一刻起,我们的心——与全国人民的心一样——与武汉心脉相通、同频共振。 (记者崔东、王欲然)(责编:赵怡、李忠双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